卖完头条股票,猎豹接下来靠什么?

2020-08-23 15:29

卖完头条股票了,猎豹接下来靠什么?

AI会是猎豹的救命稻草么?

卖完了最后一批持有的字节跳动股票之后,猎豹移动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报:总营收为人民币 3.943 亿元,同比下滑 59.4%;;Non-GAAP(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)下,归属猎股东净利润为2.44亿元,同比增长196%。

至于为什么营收大幅下降净利润却翻倍,当然是要归功于卖出字节跳动的股票:2020年第二季度公司因处置所持字节跳动股份,营业外收入4.54亿元。主营业务处处受限之下,这已经不是猎豹第一次用字节跳动的股票处置收益来平衡财报了。

但是在卖完了持有的所有字节跳动股票之后,猎豹依然面临主营业务处处受限、工具类产品转型困难等问题。远离国内互联网战场多年,如今回归却选择了大力布局AI,这会是这家老牌互联网企业的救命稻草么?

01、靠头条 卖股票

猎豹第二季度的财报数字很大程度上得感谢头条。

今年5月20日,猎豹宣布其将卖出持有的全部字节跳动股权,交易预计在2020年6月底以前完成。——赶在六月底前完成,刚好计入第二季度报表。

据彭博社报道,当时字节跳动的估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金。猎豹也在公告中表示,这笔交易预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为其带来大约6600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4.7亿元)的投资处置收益和1.3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9.3亿元)的现金流。这才有了最终公布的财报中,同比近乎翻倍的归属股东净利润,和超过50亿的现金储备及长期投资。

这已经不是猎豹第一次靠卖字节跳动的股票来平衡财报了。

2018年,猎豹2018年第三季度收入开始下降,于是在第四季度卖出了部分字节跳动的股权,出售总收益为8600万美金,折合人民币6.2亿。当年,猎豹净利润一共才11.67亿。而2017和2018年是猎豹上市以来财报数据最好的两年。

二级市场上,上市后的第二年是猎豹的股价巅峰,达到了32美元/股。此后开始一路下跌直到跌破发行价,目前已经不到3美元/股,市值仅剩4.12亿美金,不到其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。5月20号,宣布卖出字节跳动全部股权的那天,猎豹股价收盘涨了47.34%,盘中涨幅更是一度达58%。

卖完头条股票,猎豹接下来靠什么?

创造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,但是又很快跌了回去。更直接印证了,一家上市公司要依靠另一家未上市公司的股权,这是无法长久的。

02、主营业务一再败退

猎豹是做工具起家的。

目前业务分为三块,公用事业产品及相关服务、移动娱乐业务和其它收入。公用产品及相关服务就是其起家的工具类产品,毒霸、猎豹清理大师等;移动娱乐业务于2015年末推出,包括实时流媒体平台LiveMe和移动游戏。其它收入则是人工智能等新业务。

最新的二季度财报显示,工具业务收入为1.95亿元,移动娱乐业务收入为1.79亿元,而当年被寄予厚望的实时流媒体平台LiveMe已经因为营收不理想被剥离。

在PC互联网时代,猎豹基于当时的技术和设备需求,开发除了金山毒霸、金山安全卫士等一系列产品,在国内一度广受欢迎,还得到过腾讯等机构青睐。产品方便、免费、最重要的是有需求,这让猎豹在海外也获得了成功。

猎豹是国内最早一批出海成功的互联网企业,凭借着移动互联网尚未普及,猎豹吃尽了海外市场的红利。软件清理、手机杀毒、电量管理,猎豹围绕着这些需求前后共在全球范围内发行了超过400款APP,一度冲进全球开发商下载量前五。

猎豹的商业模式方面主要是通过提供免费工具,吸引用户,然后依靠广告业务赚钱。但是工具类产品所依赖的是强需求——就是一个工具,没有用户属性,没有依赖,用不到就可以卸载了。随着PC和手机的更新迭代,用户对金山毒霸、清理大师等工具类产品的需求本就越来越小。而猎豹又无法像社交或者游戏产品一样,用新的方式把这些用户进行转化。

而且,核心收入来自于广告就意味着对大客户的依赖十分严重。从2018年12月开始,猎豹与Facebook以及Google的合作相继被中止,这是猎豹两个最重要的客户,仅Google就在2017和2018年分别为猎豹贡献了总收入的15.2%和14.4%。更严重的是,旗下应用被Google下架之后,猎豹相当于失去了拓展全球市场的渠道。虽然猎豹表示一直在尽力沟通,但是始终未果。

无奈之下,猎豹只能逐渐放弃海外,急于回国开拓新市场。

03、AI是救星么?

回国之后,傅盛决定要布局AI。

傅盛的决心从何而来尚不清楚,但是确实能看到猎豹的投入和努力。据猎豹自己表示,2020年二季度,在全国32座城市、887家商场,完成部署超7000台网红营销机器人,构建了机器人互动营销网络“AiM目标营销”体系。AiM目标营销正在与大型商场、机场等线下超级流量池进行深度融合。截止目前,可精准触达日均客流6240万,机器人日总交互次数超566.7万,日台均交互次数908次。

但是,说是To B的零售场景AI,其实只是基础的机器人,包括可以承担接待工作的前台机器人、可以行走的自动售卖机器人、在商场里提供指路服务的机器人以及能提供陪伴服务的童年机器人、智能音箱等。

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AI方面的收入仅有1945万元。

营收低其实很正常,AI产业在目前本就是前期投入的阶段,虽然有很大发展空间但是落地场景和商业模式都不够成熟。这就要求打算提前布局的公司有大量的资金去投入,且短时间内不计成本和回报。盘点一下,现在在布局AI都是阿里、华为、腾讯等完全不差钱、可以不计成本只抢占赛道的公司。

相比之下,猎豹的底子薄了点。

更重要的是,目前来看,这些AI依然没能走出猎豹传统的工具属性。接待前台机器人、自动售卖机器人、指路机器人等,很难看出这些机器人除了指路、售卖和语音识别等功能还能做什么。换言之,这些所谓的AI产品即然是孤立的,并没有能够形成一个闭环来帮助猎豹打造出新的盈利模式。

如果说得直接一点,这些机器人除了证明猎豹能够制造和销售机器人之外,什么也带不来,除非猎豹计划把自己变成一个机器人生产厂商。

从To C到To B的路没有那么好走,AI、区块链、大数据等高科技也不是万能钥匙,随便一家公司只要碰上就能实现业务升级。猎豹这家老牌出海互联网公司回来之后到底靠什么,看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摸索。